双语阅读

美国征收碳税?

2019/10/09 15:01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任何有关全球变暖的辩论都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征收碳税的提议,这是对抗全球变暖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任何有关全球变暖的辩论都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征收碳税的提议,这是对抗全球变暖最有力的工具之一。2019年1月,美国众议院的一个跨党派小组提出了第763号决议,即《2019年能源创新和碳红利法案》(Energy Innovation and Carbon Dividend Act of 2019),该法案将为向大气排放温室气体的燃料征收碳税铺平道路。但是,由于每个人都将面临同样的价格上涨,低收入家庭将比富裕家庭受到更大的冲击,这使得该措施在政治上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过去那些来来去去的提案。为了消除或减少税收造成的不平等负担,政府应设计相应的补偿机制。

与碳市场一样,碳税也是市场驱动的工具,与过去采用的部门或行业层面的监管相比,它有可能在减排方面更有效率。

碳税的运作方式与经典的庇古税类似:它是政府对那些造成外部社会危害的活动收取的费用,而这些社会危害并没有被从事这些活动的人内部化。(这个词来源于英国经济学家亚瑟·塞西尔·庇古的著作。)例如,一辆不符合排放规定的汽车,其排放的废气会直接影响到周围的人,而不会对司机造成任何后果——除非处罚或罚款,否则司机不会将他人承担的成本内在化。

理想情况下,庇古税将使那些产生污染或碳排放的人付出相当于污染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代价。精确计算出这一成本应该是多少绝非易事。这就是说,考虑到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紧迫性,可以认为碳税应该设定在社会可容忍的最大数额,并与所涉及的权衡一致。这样的权衡之一是对消费者的影响:虽然征收碳税可能会减少排放,对社会有益,但它将不可避免地提高依赖化石燃料的汽油或电力价格,因为生产商会转嫁额外的成本。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第763号决议提出了一个经济再分配机制,建立一个碳红利信托基金,在该基金中,来自碳费的收入将作为红利存入并支付给美国公民和合法居民。

另一个问题是,碳排放税将妨碍美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这些企业要么生产化石燃料,要么依赖化石燃料。许多美国贸易伙伴不采用碳税。尽管欧盟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全球变暖目标,这些目标似乎很可能在未来产生一大笔碳税。如果美国的贸易伙伴不征收碳税,美国征收碳税可能会损害美国企业,甚至诱使它们迁往不征收碳税的国家,造成失业,减少投资,并可能降低经济增长。为了规避这些负面影响,在征收碳税的同时,还需要征收边境调节税,以确保碳密集型进口商品的成本与国内同类产品相当。第763号决议设想了这种规定。尽管边境调整可能会抑制贸易,但这些成本最终可能会被重新分配资源生产低碳密集型产品所带来的社会效益所抵消。

如果设定得足够高,碳税可能产生可观的收入,可以用来刺激可再生能源投资和创新活动。最近的一项研究,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显示,对于大多数美国温室气体的排放设置在25美元每公吨的碳税,经每年2%的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在十年内可以产生高达1.1万亿美元的收入。第763号决议提议,第一年对每吨碳排放征收15美元的初始税,随后几年每年将大幅增加10美元。将国会预算办公室的计算按比例应用于第763号决议中设想的碳税计划,10年后将产生2.5万亿美元的收入。随着收入随时间呈非线性增长,它们有可能被用来为美国消费者提供红利,并激励企业投资于创新和替代能源。可以想象,考虑到可观的收入,将它们用于再分配和投资激励最终将是预算中立的,这可能有助于在未来为该法案带来两党支持。

然而,碳税并不是万灵药:仅凭碳税无法充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从而避免气候变化的后果。但它们肯定应该被纳入实现气候目标的更大的措施工具箱中。因此,第763号决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第一步,使其成为任何真正关心气候变化的政府的优先事项。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