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券市场是否已接近拐点?
中国的债券市场规模庞大,但许多外国投资者的风险敞口很小。他们现在正在开放。施罗德投资Manu George解释了投资者的潜在长期机会。
来自Schroders 施罗德投资
11/29 17:50
次级债:隐藏在负收益中的机会
全球负收益率债务的创纪录水平可能对提供次级债务的欧洲金融机构有利。
来自GAM
11/29 16:21
为什么工资增速那么低?
跳槽率低可能是美国工资增长缓慢的原因。换工作通常是有利可图的,因为它往往是一个更好地利用个人技能的工作,因此提供更高的工资。换工作的人也可以通过诱导雇主支付更高的薪水来留住他们,从而帮助提高留职者的谈判地位。
来自亚特兰大联储
11/29 14:54
做空加拿大元?为啥这么不看好加拿大的经济?
就在加拿大国债收益率曲线正处于倒挂的同时,大多数专家们却仍然盲目地对加拿大的经济前景表示乐观。
来自市川新田三丁目
11/29 13:21
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拖累了股市
过去两年里,股价几乎所有的下行压力都来自经济政策不确定性的上升。如果没有这种不确定性,过去两年标普500可能会上涨12%左右。
来自达拉斯联储
11/29 11:50
美债收益率已经定价了什么?
截至11月26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公允价值估计为1.79%。
来自安联
11/29 10:21
直升机撒钱:免费午餐的幻想
只有当央行承诺一次性将政策利率永久降为零,货币化融资的财政计划才会比债务融资更具扩张性。
解锁
重新思考政府债券的作用
今年货币宽松政策的恢复和超低的债券收益率,挑战了政府债券作为投资组合稳定器的角色。贝莱德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Scott Thiel解释道。
来自贝莱德
11/28 18:14
三季度美股财报缓解了市场的担忧,但这能持续吗?
迄今为止,股市和信贷市场对黯淡的业绩和较低的预期从容应对,但如果信心指数进一步下降,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来自PIMCO
11/28 16:22
家族企业与反垄断行为
家族企业占全球企业的很大一部分。本文分析了家族所有制如何影响反垄断起诉的可能性。与非家族企业相比,家族企业不太可能违反反垄断法,但它们也倾向于限制股权融资,并在反垄断调查后减少投资力度。这表明,家族控制可以避免声誉受损,但与此同时,这削弱了家族企业在反竞争行为被废除后跟上更激烈竞争的能力。
来自VOXEU
11/28 14:50
美联储理事提出“收益率曲线上限”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提到,对中短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曲线设定上限,并以就业和通胀结果作为加息的前瞻指引,可能会有好处。
解锁
关于石油消亡的报道可能为时过早
油价周期有一个经验法则:当评论员开始使用“用不”这个词时,我们通常正处于周期转变的边缘。
来自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11/28 11:51
住房拥有率达到新的“正常水平”了吗?
利率可能正在企稳,这对租房者和美国梦意味着什么?
来自圣路易斯联储
11/28 10:24
博里奥:危急关头的中央银行
我们经历的只是一时挫折,还是回光返照?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
解锁
非常规货币政策:一些来自海外的教训
澳洲联储主席提到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副作用,以及0.25%的现金利率水平上,澳联储才可能考虑实施量化宽松。澳联储的现金利率目前为0.75%。
来自澳联储
11/27 17:23
对股票风险的再思考
投资股票是一种长期的追求。然而,每天的头条新闻总能把投资者的注意力从最终结局上转移开。贝莱德董事总经理Tony DeSpirito对股票风险进行了长期观察。
来自贝莱德
11/27 16:27
收益率接近于零:债券投资面临的挑战
10月底,全球负收益率债券的价值为13.4万亿美元,几个月前曾高达17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愿意为企业或国家的贷款特权支付溢价。
来自先锋领航
11/27 15:04
前瞻指引的好处和局限性
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提醒了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的风险和副作用。
来自国际清算银行
11/27 13:21
低薪工作比你想象的更普遍,没有足够的“好工作”
尽管美国经济以有利的步伐蓬勃发展,但今天仍有大量工人的工资低得足以让他们的生计和家庭处于极度脆弱的境地。
来自布鲁金斯
11/27 11:49
达里奥做空美国股市?
别扯了,标题党的话你也信!
来自市川新田三丁目
11/27 10:25
查看更多
智堡黑金会员
立即开通
最新观点更多
2019/11/29 12:15
智堡严肃、透彻地对待全球宏观
欧元区各部门经济信心回升均好于预期,释放经济触底回升信号 (via BBG)
[展开图片]
2019/11/29 11:44
法兴法国跨国投资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总部位于法国巴黎
【法兴:香港经济Q&A】 Q1. 香港经济现在怎么样? 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旅游业受到的打击最大。经济放缓的影响也越来越普遍,对更具韧性的商业服务部门的信心正在恶化。领先指标表明,情况在好转之前还会进一步恶化。 Q2. 香港正在经历资本外流吗? 现有数据表明存在温和的资本外流,但与过往危机时期相比,目前外流的规模仍然非常有限。 Q3. 美元-港币挂钩面临压力吗? 与一些悲观预测相反,美元-港元挂钩表现非常顽强,香港经管局的外汇储备仍然充沛,随时可以依法出手干预。 Q4. 若资本外流推动利率上行,对香港经济有何影响? 鉴于家庭和企业债务比率处于历史高位,若持续的资本外流引发利率急剧上升,加上房地产市场的大幅调整,可能对经济活动造成额外压力。这是我们应当关注的尾部风险事件。 Q6. 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是怎么回事? 截至本文撰写时,特朗普总统已经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该法案此前以能够推翻总统否决权的多数票在国会得到通过。现在,美国国务院必须对香港是否保有充分的政治自治权逐年进行评估,以判断香港能否继续享有《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给予的特殊地位;该法案要求美国在政治、司法和贸易等各个方面将香港与中国其他地区区别对待。此外,1992年美港政策法还规定,美国应与香港保持双边关系,并应继续与香港直接进行谈判以缔结双边协议。更重要的是,该法规定,美国应尊重香港作为一个单独关税地区的地位,并支持其获取美国出口的敏感技术。 就失去特殊贸易地位的潜在经济影响而言,最明显的是香港失去其特殊关税地位,对香港货物出口征收的关税可能会上升到适用于中国大陆的水平。鉴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是,对香港货物贸易的直接影响可能有限。尽管香港对美国的出口总额占GDP的10%以上,但其中99%为转口货物,适用的关税根据原产地规则确定。对美国的直接出口仅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0.1%,关税的任何潜在提高对香港经济的影响都将有限。 另一个更为严重的潜在影响是美港之间投资和人才流动的减少,这可能对香港的竞争力和潜在增长造成长期损失。美国在香港的累计FDI存量一直在攀升,2018年达到825亿美元(占香港GDP的23%)。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经营,美国主要金融公司在当地管理着数千亿美元的资产。这些经济和金融关系的潜在损失将难以衡量。 当然也有理由不要过于悲观。首先,香港仍然拥有强劲的企业治理和制度因素,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竞争力指数中排名第三。此外,对美国而言,切断与香港的关系并非完全无痛。香港是美国的第十大货物出口目的地,美国对港的货物与服务贸易均保持贸易顺差。鉴于贸易和投资上的紧密联系,香港局势可能要出现实质与持久的恶化,才会令美国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 via Societe Generale Cross Asset Research
[展开图片]
2019/11/29 10:00
智堡严肃、透彻地对待全球宏观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周四 (11月28日) 表示,政府计划为救灾制定财政支出方案,并采取措施帮助经济抵御不断加剧的海外风险,他对此表示支持。他在一个研讨会上指出,近期一连串自然灾害以及海外成长放缓可能冲击日本经济,这些挑战“应该可以通过政府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政策更好地给予应对。” (via Reuters) 目前日本政府出台额外财政刺激的可能性大幅提高。日本执政党高级官员周三 (11月27日) 称,政府正在努力编制刺激支出方案,规模约为10万亿日圆,若落实将是自2012年以来日本最大规模的预算案。(via BBG)
[展开图片]
推荐研报更多
David Autor-中国冲击为何如此重要?
2019/11/29 13:40
Lucas Chancel-发达经济体不平等的十大事实
2019/11/29 13:40
Zucman-财富税能发挥作用吗?
2019/11/29 11:37
2019 2020年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人口结构变化、生产力和技术的作用
亚洲开发银行
2019/11/13 16:27
黄益平-径山报告
2019/11/08 11:54
下一页